清明明w🌸

国际农业技术学院高中种地狗

【楼诚】神探明楼(重置版)壹

哔呦--哔呦

警笛声划破s市的宁静的夜晚,一具无头尸体在闹市区的小巷子里。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明队好”警队的小刘向明诚打招呼。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明诚翻过警戒线,看了一眼尸体。“痕检呢?”

“痕检人还没来,说是堵路上了。”

明诚心里暗暗吐槽s市的交通状况。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二起凶杀案了,如果不能及时破案怕是会引起群众的恐慌啊。

“死者是什么人?”明诚看着无头尸体的大花臂,黑帮火拼?

“死者刘勇,是风帮的一个小头目,人称勇哥。平时为人张扬,喜欢打架斗殴。去年十月因为吸毒被拘留,刑满释放后一直有所收敛,周围的人说没有复吸。”

风帮啊...黑帮还是比较难搞的一方面。但是既然风帮的人被杀,那他们的人不可能不出面的。

忽然听见有一个声音在叫明诚的名字。明诚回过头去看,原来是局长梁仲春。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来添乱?明诚心里看不上这个局长,不过是靠溜须拍马上位的人而已,什么都不会就知道添乱。但是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平时二人没什么实质性的矛盾,明诚也一直对他客客气气的。

“阿诚兄弟啊,你看我给你找来了一个帮手。法国留学回来的明教授,这次专程回国来协助咱们办案的!”梁仲春笑容满面,拍拍明诚的肩“你们好好合作,争取早日破案啊!”

“梁先生那里的话,不过是回国正巧碰上了这事来看一看,帮不帮得上忙还是两说。不过明某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明楼说的一本正经。

明诚心里翻了个白眼,警队谁不知道梁仲春带来的帮手不靠谱。上一次是个看风水的老骗子,上上一次是个跳大神的老太太,做法的时候还把腰闪了。不过这个明先生看起来比上次两个靠谱多了,不过水平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我是明诚,重案组1组组长。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明诚伸出手。

“明楼,幸会。”明楼和他握了握手。

明楼?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说起来明这个姓并不多见。难道这个明楼是明台那个熊孩子嘴里的大哥?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随意打探了,毕竟并不熟,这些问题还是挺冒昧的。

 

“明队,痕检结果出来了。没有提取到有效指纹,凶手很谨慎,昨天晚上还下些了小雨。”小刘说。

看来今天是没什么收获了。明诚吩咐了保护现场以后就准备通知大家收队了。一看时间,哟,快到饭点了。明诚正考虑要不要点个外卖什么的不,就听到一个声音“明队长,收队以后赏脸吃顿饭?”

明诚回头一看,原来是明楼。正愁今天晚上要吃什么呢,既然有人请吃饭当然就不客气了。

“好呀”明诚回答道。

“明队长挑地方?我好几年没回国了,这s市有什么好吃的我真的不知道了。”

 

 

重写神探明楼的计划从要开始更新第五章以后就有了。因为发现之前剧情不合理的地方有点多,而且之前的脑洞和思路也找不到了。就有想重写的打算了。剧情结构应该和以前的差不多,这个第一章也只是做了一些改动。但是总体来说可能一些地方的出现没有第一版那么突兀。

神探明楼是16年底开的坑。最近也一直在想16年自己的脑洞和明楼明诚的人设。毕竟距离我最后一次刷伪装者已经有将近一年时间了。而且现代警局AU也会有很多ooc的地方。并且清明的高中时国际学校感觉自己的写作水平直线退步....希望清明这一次可以坚持把神探明楼更完。就酱。


明天就到了freestyle我的topic和原典展示的时候了。

完全没有准备的清明表面稳如老狗内心慌得一匹

没错第十一个就是我了

我连ppt都没读熟

神探明楼 伍

  æ˜Žæ¥¼æœ‰ç‚¹æƒŠè®¶ï¼Œä¸–界竟然那么小。不过想想也没毛病,毕竟明台那个熊孩子快要把他的补课老师吹到天上去了,说什么有理想有抱负还有能力。之前还一直想有机会探讨一下,现在想想探讨的时间应该很多嘛,还可以再探讨点别的。

  â€œè¯´èµ·æ¥ï¼Œæ˜Žå…ˆç”Ÿå›žå›½ä¹‹åŽå›žè¿‡æ˜Žå…¬é¦†å—?”

  æ˜Žæ¥¼å¬åˆ°è¿™å¥è¯ä¸€é˜µå¤´å¤§ï¼Œæ€Žä¹ˆå¿˜äº†è¿™ä¸€èŒ¬ã€‚回国之后还没回过家,这回铁定要被大姐念叨了。而且还有大姐的疯狂催婚...想想就一阵头大,毕竟自己还没想好怎么给大姐说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如果说大姐接受不了这件事,又该怎么办?

  è½¦å­ç¼“缓开到了明公馆的门口,明楼下车看到许久没有回过的家,一阵恍惚。“明先生,我们走吧。”阿诚出言提醒道。“嗯,我们走吧。”明楼走进大门。

  â€œé˜¿è¯šæ¥äº†å•Šï¼å¿«æ¥å¿«æ¥å¤§å§ç»™ä½ ä¹°äº†é£Žä¸½è¥¿é¥¼åº—的拿破仑蛋糕啊,你快来尝尝。”明镜端着一盘蛋糕走过来。看到对面站着的人有点惊讶“你不是在办案吗?怎么回来了?”“大姐,明队都百忙之中能抽出时间来给明台补课,我一个顾问怎么就会不了家?”“你还知道回家啊,我都以为明大顾问是重案组里唯一的主力呢!行了行了,回来就行了。明大顾问回家住吗?”

  â€œä¸äº†ï¼Œæˆ‘住阿诚那里。办案方便一点,有什么事情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应。”“也行,就是要麻烦人家阿诚了。”“不不,是我承蒙明先生照顾了。今天还是明先生送我来明公馆的。”

明楼心里有点欣喜,没想到这种小事也能被记住,瞬间笑出了褶子“应该的,应该的。”“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明镜白了明楼一眼。

  ä¸¤å°æ—¶çš„课程结束,明楼明诚打算返回明诚的住所。明楼为明诚拉开门,露出微笑:“阿诚可否赏个脸,去乐璞琅茶楼吃个便饭?”“明先生要去乐璞琅茶楼,吃的就不是便饭了吧!”

明诚笑道“吃大户有什么不好,走吧。”话音刚落,明诚手机响了。“看来今天大户是吃不成啦。”明楼有点失望,但是权衡轻重还是工作重要。毕竟这种关系群众安全的事情,尽早解决肯定要比自己的事情重要的。

  ä¸¤äººéšä¾¿åœ¨è·¯è¾¹åƒäº†ä¸€ç‚¹ï¼Œèµ¶åˆ°è­¦é˜Ÿã€‚“明队,有新的线索了。”明诚皱了皱眉头,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又有新的案件了,案发地点在一中实验楼的生物实验室里。死者为学校有名的飙车党,死亡前一天的晚上刚刚在泷山码头和人飙完车。而且,这具尸体也没有头。”

“痕检什么时候能比对出指纹?”明诚皱了皱眉头。“已经出来了,指纹与第一起案件指纹一致,是不是可以并案了?”

 

  å¾ˆä¹…没有上过lofter了,尤其来了新学校没有手机以后就真的没再登过lofter了。前两天一个小姐姐登了我的账号,顺手刷了我的文然后掐着脖子要更新。《神探明楼》这篇文最后一次更新是16年年底了。现在回头更文有很多当时的细节是想不起来的。考试周过去以后应该会找时间整理一下前面的四篇,重读的时候发现了之前几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è¯´èµ·æ¥æ¸…明对于自己写文一直是不满意的,因为自知文笔没那么好,也不是逻辑多么严密的人,现在重新更起来完全是想要圆梦。写的不好多多包含。

 


讲真,拍电影不容易。在浙江拍更不容易。好不容易今天晚上不下雨就要爆肝

来自还在拍的我们。已经困到麻木了。

但是大胆清明拍完这个还想拍文艺片

我真棒

但是希望下一部电影学校能批点经费

顺便搭个影棚?

多年没上lof,昨天给一个妹子看了自己码的字。被掐着脖子要更新

我好绝望

上一次更神探明楼是16年12月呢

【双曼】鸳鸯蝴蝶梦

『把南田洋子写成神棍系列』『看小楼又东风发现76号的高晨和晗芝在一起就是想写双曼』

  苏橙最近睡觉总是做梦。大概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多的缘故吧。她心里想着。找个时间去看看心理医生?还是算了,自己这知名演员的身份若是被爆出看心理医生指不定被别人安上什么奇怪的病呢。不如先点安神香试试吧。

  她咨询了同样有着失眠烦恼的朋友段承轩,他推荐了一家叫“南田小姐的秘密花园”的一家网店,从里面选了一款名叫“鸳鸯蝴蝶梦”的香。虽然好像和安神并没有关系,但是这款香玫粉色的包装让苏橙不得不下了单。

  反正都是香嘛,说不定也有安神功能呢。

  香回来的那一天 ,苏橙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做完护肤 就迫不及待的点上了自己买的香。很快她就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曼丽,我救你出去,你和我走吧!”

  汪曼春的叔父是如今新政府的头号大boss汪芙蕖,她现在也算是世家里的大小姐,只是在她叔父官还没有做到这么大的时候,叔父曾送她去著名的书院岳麓书院读过书。

  在那儿她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当时她们是同窗。两个小姑娘整天嘻嘻哈哈的玩闹,两个人还都是岳麓书院顶尖的美人,成为朋友也不奇怪。这个姑娘叫于曼丽,他哥哥是个有点小钱的商人。可惜汪曼春没念多久就回了上海念书,而于曼丽还留在岳麓书院读书。汪曼春走的时候两个小姑娘依依不舍的分开,哭的稀里哗啦。讲好了怎么都不能断了联系。

  两个小姑娘一直通着信,可中间却有段时间断了联系。汪曼春没了于曼丽的下落,各方找人打听。可找到人时,于曼丽已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黑寡妇锦瑟。汪曼春想不到当年和自己整日嬉笑的那个毫无心机的小姑娘变成了这样。她心疼曼丽。派人打听到了曼丽的行刑日期,做了无比周密的安排。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于曼丽被军统的毒蜂带走了。

  汪曼春听到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她砸了她办公室所有可以砸的东西。她不知道那个小姑娘会在军统训练营受怎样的罪。她整日焦虑,头疼胸闷。也向自己的叔父学习了一个优秀的特工应该有的技能,爬上了76号情报处处长的位置。

  她一直在寻找毒蜂,其实是有私心的。她希望救出自己的曼丽。

  她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她抓到了毒蜂,用毒蜂布下一个陷阱希望拿到密码本。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曼丽竟会执行这个任务。

  她看到她心尖尖上的曼丽,被她的部下,一枪一枪的打死。甚至在她还没来得及出言阻止的时候,曼丽的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

  时隔这么多年,她再次见到曼丽,竟是在停尸房。

  她拂去曼丽脸上的血和灰尘,轻轻的说:“我回来了。”
 
  苏橙从梦中醒来,满头大汗。她竟看到自己死在了枪林弹雨中。
 
  别想了,还要去片场呢,不然就来不及了。她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往片场赶去。
 
  “小姐,你有东西落在这儿了!”

  一个穿着酒店工作人员服装的人跑来。“这是您的东西,我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我叫利娜。”
 

不想码字
我是咸鱼

【川泓】如梦

#ooc预警

最近看了嫌疑人,容我先吃三秒川泓...

  石泓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唐川。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两人难免有些尴尬,但更多的是意外。

  石泓意外唐川为什么会找到他,唐川意外这样一个天才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个天才,居然会给这些小孩上课。

  他本应该是什么样?唐川不敢想。看到他现在落魄的样子,他特别想去帮帮石泓。可石泓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接受帮助?

  踌躇半晌,出口的话从“我缺一个助理,你要不要考虑来帮我”硬生生变成了“我最近有个课题...”

  唐川心里暗骂自己的怂。但这种话唐川真的说不出。他知道石泓有自己的骄傲。可他也想帮石泓...

  “你看着还是这么年轻,真羡慕”石泓带着艳羡的眼神说到。

  唐川忽然觉得这不是从石泓嘴里说出来的。再次拜访他时他在欣欣小吃对老板娘的眼神,让唐川瞬间明白了石泓的心,也明白了自己的心。

  那种...钻心的痛..是从没有过的。还有那种自己说不清的感情..友情,还是爱情?唐川很迷惑..两者的界限好像在石泓身上模糊...

  唐川有些懊悔,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成为石泓的心上人。石泓太单纯了,他一直认为他对老板娘的是爱情...或许是真的爱情,或许是对老板娘的感激?

  究竟爱一个人,可以到什么程度?

  电梯门缓缓关上,两人就此错过。

   END

【风丽】【微楼诚】你好,老师!②

  南田洋子答到:“嗨,那个小姑娘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嘛,你在学校的英雄事迹大家都知道,人家小姑娘自然怕你了。”

  王天风心里暗笑这小姑娘的可爱,这学校怎么传她也信?要不是因为明台是明楼的弟弟 他还不惜的打他那一下呢。烟花间,亏他想的出来去那地方。要是每个不及格的都要被他打,那他得累死自己啊!

  不过这小姑娘到是有些不一样,现在的大学生都是吃吃玩玩,像这种踏踏实实打工自己赚学费生活费的小姑娘确实少见啊!

  期末考就要开始了,洋子给于曼丽放假复习功课。洋子小姐也是好心,对曼丽说放假这几天不扣曼丽工钱。曼丽千恩万谢,才踏踏实实的泡图书馆复习功课。于曼丽功课一直很好,导师阿诚先生一直想让曼丽去法国留学,所以最近在帮曼丽联系,看看能不能申请到全额奖学金。

  “曼丽,来一下我办公室”
  “好的,明老师。”
 
  曼丽走进办公室,突然看到明老师的桌子上放着一束花,上面还有一张卡片。曼丽瞬间看明老师的眼神就变了。
  “没想到王老师喜欢阿诚老师啊!这个世界真玄幻。”曼丽喃喃到。

  刚刚进门的阿诚正巧听到这一句,火气“蹭”的一下子就上去了。好你个明楼,昨天去见汪曼春也就不说了,这送个花还要让王天风去买,把他当什么人了?无怨无悔伺候他的仆人啊!

  各自怀着别样的心情,两人心不在焉的讨论完问题。阿诚抬手看表,嗯6:10分了,也到饭点了。提出要请曼丽吃饭。

  曼丽当然不去了,觉得明老师太破费了,阿诚硬是把曼丽拽去了吃饭的地方。

  一起吃的还有明教授明楼先生 听说他们俩是兄弟,关系很好的。但是明老师丝毫没有和明教授说话的意思。曼丽不免有些尴尬,就说到:“明老师,明教授,你们先吃,我还有事先走了。”

  “别呀曼丽,一起吃啊,反正不是我付钱,自然有赌博输了的冤大头付账!”阿诚出言挽留。
  于曼丽无奈,只好乖乖坐着。
  “于小姐想吃点什么?”一直不开口的明楼忽然说话了。
 
  “啊...我...就和你们一样吧。”于曼丽第一次来这种豪华的地方,有些不习惯,并且看见了菜单上的价格,不免吓了一跳。
  阿诚看出了曼丽的拘谨,想到曼丽的身世,就细心的给曼丽讲解了吃西餐的规矩,又笑着说:“你以后去了法国,多吃两次自然就习惯了。”

  忽然有人推开了包间的门,阿诚抬头一看,嘿!冤大头来了,便给曼丽介绍说:“这是王天风 ,也是咱们学校老师,你应该听说过。疯子,这是我的得意弟子于曼丽,聪明漂亮,怎么样,不错吧!”
 
(未完待续.)

【风丽】【微楼诚】老师,你好!【现代AU】①

#这次真的是糖#

讲一下设定,于曼丽是J大学生,王天风是J大老师。于曼丽是孤儿 大学勤工俭学在花店打工。

  于曼丽觉得这个世界简直是玄幻了......不苟言笑的王老师居然会给人买花?!
  王天风在J大是有名的严师,学生们见了他都跟耗子见了猫似得,能躲多远躲多远。于曼丽也是从曼春学姐哪里听说了王老师在学校因为某同学考试挂了科而用电话敲晕某同学的英勇事迹。
  但是......王老师居然买的是玫瑰?!还亲手写了“阿诚,Je t'adore”的字样。
  于曼丽发誓她不是故意看到贺卡上的字的......她真的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就一眼啊!
  王天风抬头,看到花店的小姑娘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随口问到“洋子今天不在吗?”
   王天风口中的洋子是于曼丽打工的这间花店的老板,人很好,长得也漂亮,虽然是日本籍但是中文却说的很好。喜欢洋子小姐的人也不少隔壁日料店的老板藤田先生就很喜欢她,但是据说洋子小姐喜欢一个中国人,所以才来中国开花店。
  于曼丽这是第一次和传说中的“魔鬼老师”这么近距离接触,不免有些紧张:“那个......洋子小姐她在里屋,需要我帮你叫一下她吗?”
  王天风觉得有点好笑,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怕他。难道真的像阿诚说的自己长得太丑太吓人?但看小姑娘这么怕他,就开口说:“麻烦了。”
  南田洋子看到王天风,毫不意外的问到:“和明教授打牌又输了?”
  一提到这事王天风就气的跳脚。上学的时候打牌就打不过明楼,天天帮阿诚和明楼跑腿。好不容易他俩到法国去了,以为自己终于能赢了,没想到他俩居然又回来教书了,还和自己在一所大学里教书。以前明楼让他跑腿买吃的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让他去跑腿买花,还让他代写贺卡。明楼真是越来越懒,越来越胖了。
  不过想想刚刚那个小姑娘惊悚的眼神,王天风有点不明所以,就问洋子“你花店里的那个小姑娘这么用惊悚的眼神看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