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明w🌸

初中狗...

【双曼】鸳鸯蝴蝶梦

『把南田洋子写成神棍系列』『看小楼又东风发现76号的高晨和晗芝在一起就是想写双曼』

  苏橙最近睡觉总是做梦。大概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多的缘故吧。她心里想着。找个时间去看看心理医生?还是算了,自己这知名演员的身份若是被爆出看心理医生指不定被别人安上什么奇怪的病呢。不如先点安神香试试吧。

  她咨询了同样有着失眠烦恼的朋友段承轩,他推荐了一家叫“南田小姐的秘密花园”的一家网店,从里面选了一款名叫“鸳鸯蝴蝶梦”的香。虽然好像和安神并没有关系,但是这款香玫粉色的包装让苏橙不得不下了单。

  反正都是香嘛,说不定也有安神功能呢。

  香回来的那一天 ,苏橙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做完护肤 就迫不及待的点上了自己买的香。很快她就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曼丽,我救你出去,你和我走吧!”

  汪曼春的叔父是如今新政府的头号大boss汪芙蕖,她现在也算是世家里的大小姐,只是在她叔父官还没有做到这么大的时候,叔父曾送她去著名的书院岳麓书院读过书。

  在那儿她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当时她们是同窗。两个小姑娘整天嘻嘻哈哈的玩闹,两个人还都是岳麓书院顶尖的美人,成为朋友也不奇怪。这个姑娘叫于曼丽,他哥哥是个有点小钱的商人。可惜汪曼春没念多久就回了上海念书,而于曼丽还留在岳麓书院读书。汪曼春走的时候两个小姑娘依依不舍的分开,哭的稀里哗啦。讲好了怎么都不能断了联系。

  两个小姑娘一直通着信,可中间却有段时间断了联系。汪曼春没了于曼丽的下落,各方找人打听。可找到人时,于曼丽已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黑寡妇锦瑟。汪曼春想不到当年和自己整日嬉笑的那个毫无心机的小姑娘变成了这样。她心疼曼丽。派人打听到了曼丽的行刑日期,做了无比周密的安排。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

  于曼丽被军统的毒蜂带走了。

  汪曼春听到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她砸了她办公室所有可以砸的东西。她不知道那个小姑娘会在军统训练营受怎样的罪。她整日焦虑,头疼胸闷。也向自己的叔父学习了一个优秀的特工应该有的技能,爬上了76号情报处处长的位置。

  她一直在寻找毒蜂,其实是有私心的。她希望救出自己的曼丽。

  她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她抓到了毒蜂,用毒蜂布下一个陷阱希望拿到密码本。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曼丽竟会执行这个任务。

  她看到她心尖尖上的曼丽,被她的部下,一枪一枪的打死。甚至在她还没来得及出言阻止的时候,曼丽的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

  时隔这么多年,她再次见到曼丽,竟是在停尸房。

  她拂去曼丽脸上的血和灰尘,轻轻的说:“我回来了。”
 
  苏橙从梦中醒来,满头大汗。她竟看到自己死在了枪林弹雨中。
 
  别想了,还要去片场呢,不然就来不及了。她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往片场赶去。
 
  “小姐,你有东西落在这儿了!”

  一个穿着酒店工作人员服装的人跑来。“这是您的东西,我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我叫利娜。”
 

不想码字
我是咸鱼

【川泓】如梦

#ooc预警

最近看了嫌疑人,容我先吃三秒川泓...

  石泓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唐川。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两人难免有些尴尬,但更多的是意外。

  石泓意外唐川为什么会找到他,唐川意外这样一个天才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个天才,居然会给这些小孩上课。

  他本应该是什么样?唐川不敢想。看到他现在落魄的样子,他特别想去帮帮石泓。可石泓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接受帮助?

  踌躇半晌,出口的话从“我缺一个助理,你要不要考虑来帮我”硬生生变成了“我最近有个课题...”

  唐川心里暗骂自己的怂。但这种话唐川真的说不出。他知道石泓有自己的骄傲。可他也想帮石泓...

  “你看着还是这么年轻,真羡慕”石泓带着艳羡的眼神说到。

  唐川忽然觉得这不是从石泓嘴里说出来的。再次拜访他时他在欣欣小吃对老板娘的眼神,让唐川瞬间明白了石泓的心,也明白了自己的心。

  那种...钻心的痛..是从没有过的。还有那种自己说不清的感情..友情,还是爱情?唐川很迷惑..两者的界限好像在石泓身上模糊...

  唐川有些懊悔,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成为石泓的心上人。石泓太单纯了,他一直认为他对老板娘的是爱情...或许是真的爱情,或许是对老板娘的感激?

  究竟爱一个人,可以到什么程度?

  电梯门缓缓关上,两人就此错过。

   END

【风丽】【微楼诚】你好,老师!②

  南田洋子答到:“嗨,那个小姑娘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嘛,你在学校的英雄事迹大家都知道,人家小姑娘自然怕你了。”

  王天风心里暗笑这小姑娘的可爱,这学校怎么传她也信?要不是因为明台是明楼的弟弟 他还不惜的打他那一下呢。烟花间,亏他想的出来去那地方。要是每个不及格的都要被他打,那他得累死自己啊!

  不过这小姑娘到是有些不一样,现在的大学生都是吃吃玩玩,像这种踏踏实实打工自己赚学费生活费的小姑娘确实少见啊!

  期末考就要开始了,洋子给于曼丽放假复习功课。洋子小姐也是好心,对曼丽说放假这几天不扣曼丽工钱。曼丽千恩万谢,才踏踏实实的泡图书馆复习功课。于曼丽功课一直很好,导师阿诚先生一直想让曼丽去法国留学,所以最近在帮曼丽联系,看看能不能申请到全额奖学金。

  “曼丽,来一下我办公室”
  “好的,明老师。”
 
  曼丽走进办公室,突然看到明老师的桌子上放着一束花,上面还有一张卡片。曼丽瞬间看明老师的眼神就变了。
  “没想到王老师喜欢阿诚老师啊!这个世界真玄幻。”曼丽喃喃到。

  刚刚进门的阿诚正巧听到这一句,火气“蹭”的一下子就上去了。好你个明楼,昨天去见汪曼春也就不说了,这送个花还要让王天风去买,把他当什么人了?无怨无悔伺候他的仆人啊!

  各自怀着别样的心情,两人心不在焉的讨论完问题。阿诚抬手看表,嗯6:10分了,也到饭点了。提出要请曼丽吃饭。

  曼丽当然不去了,觉得明老师太破费了,阿诚硬是把曼丽拽去了吃饭的地方。

  一起吃的还有明教授明楼先生 听说他们俩是兄弟,关系很好的。但是明老师丝毫没有和明教授说话的意思。曼丽不免有些尴尬,就说到:“明老师,明教授,你们先吃,我还有事先走了。”

  “别呀曼丽,一起吃啊,反正不是我付钱,自然有赌博输了的冤大头付账!”阿诚出言挽留。
  于曼丽无奈,只好乖乖坐着。
  “于小姐想吃点什么?”一直不开口的明楼忽然说话了。
 
  “啊...我...就和你们一样吧。”于曼丽第一次来这种豪华的地方,有些不习惯,并且看见了菜单上的价格,不免吓了一跳。
  阿诚看出了曼丽的拘谨,想到曼丽的身世,就细心的给曼丽讲解了吃西餐的规矩,又笑着说:“你以后去了法国,多吃两次自然就习惯了。”

  忽然有人推开了包间的门,阿诚抬头一看,嘿!冤大头来了,便给曼丽介绍说:“这是王天风 ,也是咱们学校老师,你应该听说过。疯子,这是我的得意弟子于曼丽,聪明漂亮,怎么样,不错吧!”
 
(未完待续.)

【风丽】【微楼诚】老师,你好!【现代AU】①

#这次真的是糖#

讲一下设定,于曼丽是J大学生,王天风是J大老师。于曼丽是孤儿 大学勤工俭学在花店打工。

  于曼丽觉得这个世界简直是玄幻了......不苟言笑的王老师居然会给人买花?!
  王天风在J大是有名的严师,学生们见了他都跟耗子见了猫似得,能躲多远躲多远。于曼丽也是从曼春学姐哪里听说了王老师在学校因为某同学考试挂了科而用电话敲晕某同学的英勇事迹。
  但是......王老师居然买的是玫瑰?!还亲手写了“阿诚,Je t'adore”的字样。
  于曼丽发誓她不是故意看到贺卡上的字的......她真的只是随意的瞟了一眼,就一眼啊!
  王天风抬头,看到花店的小姑娘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随口问到“洋子今天不在吗?”
   王天风口中的洋子是于曼丽打工的这间花店的老板,人很好,长得也漂亮,虽然是日本籍但是中文却说的很好。喜欢洋子小姐的人也不少隔壁日料店的老板藤田先生就很喜欢她,但是据说洋子小姐喜欢一个中国人,所以才来中国开花店。
  于曼丽这是第一次和传说中的“魔鬼老师”这么近距离接触,不免有些紧张:“那个......洋子小姐她在里屋,需要我帮你叫一下她吗?”
  王天风觉得有点好笑,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怕他。难道真的像阿诚说的自己长得太丑太吓人?但看小姑娘这么怕他,就开口说:“麻烦了。”
  南田洋子看到王天风,毫不意外的问到:“和明教授打牌又输了?”
  一提到这事王天风就气的跳脚。上学的时候打牌就打不过明楼,天天帮阿诚和明楼跑腿。好不容易他俩到法国去了,以为自己终于能赢了,没想到他俩居然又回来教书了,还和自己在一所大学里教书。以前明楼让他跑腿买吃的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让他去跑腿买花,还让他代写贺卡。明楼真是越来越懒,越来越胖了。
  不过想想刚刚那个小姑娘惊悚的眼神,王天风有点不明所以,就问洋子“你花店里的那个小姑娘这么用惊悚的眼神看我?”

(未完待续)

【楼诚】声声思(三)

  艳阳高照
  大概。。。是我错了吧。  还记得那天晚上,你百般不愿离开,我却如此固执。一心想把你送入解放区。
  可惜,我算错了。
  一切都是阴谋,当我把你送上火车的时候,我就知道。毒蛇的毒牙,要被人拔掉了。
  我曾无数次梦到你那双大眼睛,算计,疲惫,向往,都掩不去你眼底的那抹清澈,还有,对我的怨恨。
  阿诚,你再等等,我马上就能来见你了。
  自己怎么那么傻,解放区,岂会在那个紧要的关头向自己要人。自己大概是太想让阿诚平安,却没想到这会是那人的阴谋。
  千算万算,也算不出人的生死。
 

  阳光正好,你像往常一样和我一起去上班,你回头的一笑,让我以为你还在这里。
子弹穿过胸膛,呼吸渐渐困难,眼前满满变黑,我就知道。
  阿诚,我来找你了。
  

___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

【楼诚】声声思㈡

  繁重的工作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明楼叹了一口气,抬手看表,已经到了第二天清晨。
  黎明要来了啊
  太阳已从地平线下缓缓升起,不多久,就会是一片光明。
  1943年,民国三十二年。
  我党已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国党何尝又不是?
  累,真的是累。
  好像是被人强迫着跑步,跑啊跑,跑了无数公里,可是就是不能停下来。
  也停不下来,好像失去了知觉似的。
  我们保住了重庆,像是有了巨大的信心,所向披靡。
  可是越是这样,越是累啊。工作似是无止境的大洞,做完一件,紧接着又会来另一件,可是自己却是在无怨无悔的工作。
  为了什么呢?明楼常常想。大概是为了自己的信仰,或者是,想少一分对周围人的愧疚?
  如果不是自己,曼春就不会走上不归路,如果不是自己当年的事,曼春也会是早早找个好人家嫁了吧。自己明明知道两人不可能,却还是和曼春在一起了。如果不是自己,事情也不会这样吧。
  还有明台和大姐,如果不是自己,明台现在估计是个大名鼎鼎的学者,远离战场的喧嚣,过着安稳的生活。
大姐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死在火车站内。。。

  心,被愧疚占满,也许是因为这样,才能使自己为了暂时忘却这些事而努力工作。

  阿诚看到大哥走神,连忙问“大哥,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要不咱们休息一会吧。”
  明楼摇摇头,阿诚也不强求,只是在他身边默默的续着茶水,时间一点点过去,大概大哥今晚也打算睡办公室了。
  “阿诚,我找人联系了一下,有个机会,可以到延安去工作,你看?”
  阿诚忽然有些恍惚,但很快反映过来,以为自己是做了什么错事,忙问到“大哥,我做什么事了吗?请大哥明指,阿诚一定改正。”
  可是没想到明楼是认真的,搬起面孔,轻叹一口气,说“阿诚,不是我想赶你走,只是解放区也需要人,你跟着我,没什么前途的,不如去解放区,展展自己的威风。”
 

【楼诚】声声思㈠

  明镜死后,明台带着程锦云去了北平,正处在抗击日本侵略的关键时刻,明台与明楼明诚的联系也渐渐变少。一是害怕暴露身份,另一个,则是因为工作越来越繁重,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家长里短的事。

  王天风曾经说过,要把自己变成一件武器,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武器,先要让心冷下来。可是,又有谁能做到的这一点呢?明楼轻笑,除了无牵无挂的疯子,怕是汪曼春,也做不到这一点。

  汪曼春说到底初衷都是为了自己,可是呢?她的心变质了,可是他,何尝又不是?

  明楼何尝又不知,以明家这些资产,胜利之后,怕是也得不到什么好下场,肯定是会被扣上一顶大帽子,为了自己的信仰让人不得不接受的大帽子。
  胃,又开始隐隐作痛,唤来阿诚,叫他拿些特效来。

  “大哥,这药可不能乱吃啊,特效药吃一次两次可以,时间久了,对身体不好的。要不叫苏医生看看?还是找个中医调一调?”明诚皱着眉头,轻叹一口气。真是拿他没办法。看着他头上落下的汗珠,心里何尝不难过?
   没办法,拗不过他,只好找出特效药,到了杯水,看着他吃下药。又拿出安神补气一类的药物,随知道用处不大,但是图的,还不是一种心里的安慰?

   “明台还是没消息吗?现在啊,他在党内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明楼有了唠叨的习惯,常常不是念叨大姐,就是念叨明台。阿诚有时候有点羡慕明台,得到了所有人的宠爱。自己确实一辈子都躲在大哥的阴影里。
   如果我做的事能有一点点,一点点配得上大哥就好了。
    明诚低垂眼眸,还没得再去多想,新的任务又来了。急急忙忙接受了指示,就去完成工作,其实这种想法出现很多回了,只是工作太忙,连胡思乱想的时间都没有了。

【神探明楼】肆

前情回顾:为了破一个毫无头绪的案件,梁仲春处长派给明诚一个助手,但是这个助手好像身份不简单?

“阿诚,明天我们去会一会这个特高科的南田洋子。”回到公寓,明楼说。
“啊!明天?明天我还要去给一个学弟上课呢。”
“嗯?你还兼职?”
“不是啦,其实就是一个大四的时候收的学生,我毕业了以后也就一直给他代课,毕竟也比较熟嘛”明诚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沙发里。
“哦”明诚微微皱眉,像是有点不高兴。“明天我送你去”
明诚还想推辞一下,但是看到明楼皱起的眉头,还是点了点头。
“几点?”
“明天早晨八点。我明天早上叫你。”
第二天一早

“明楼!明楼!起床了”
“好。”
洗漱完毕,明楼和阿诚坐上汽车。
“你要去哪里补课?”明楼问
“明公馆”

/明楼阿诚要回家见大姐了,你们开!心!吗!/

【楼诚】神探明楼(叁)

“王先生你好,我是。。”
“毒蛇,好久不见了啊”还没等明诚的话说完,王天风就抢先说到。
“哼。。疯子” 咦。。明楼这一脸傲娇是什么鬼,从来没见他有这种表情唉。噗
“你噗什么”明楼不解的看着他
“抱歉抱歉。。没忍住”
“哟,毒蛇,你的小情人啊,这次回s市不会就是为了。。”
“别瞎说”明楼冷冷的打断他的话 不知怎么的,明诚心里忽然有点难受。。说不上来的感觉,就是难受。
“毒蛇你现在品味不错。。总比汪曼春好”
汪曼春是谁?明楼女朋友?不过这关我什么事啊。女朋友就女朋友。。。呗
“明家三代不与汪家结亲”
“也是。。差点忘了这个”毒蜂轻笑“那明家允许同性。。”
“我在明家还是说的上话的”
“正事”明诚撞撞明楼“我们是来谈正事的”
“你们要知道的事,别来找我,要找找特高科南田洋子吧”
“王先生。。”
“走吧”明楼微微转头“他什么都不知道”
“诶?”
餐厅里
“你干嘛要拉我走啊,什么都没问”
“王天风是政府的人”
“诶?”
“你这个阶层接触不到,王天风和风帮都是政府为了打压特高科的”明楼抿了抿唇,说到“特高科前些年只是一个正规企业罢了,政府也没注意什么。但这几年特高科开始涉黑,毒品,军火。。什么都贩”
“如果政府要打压的话。。不是很容易吗”
“但是特高科既然你在s市立足,必定政府里有关系。。政府里还是有那些卖国求荣的人嘛”
“所以打压起来才麻烦是吗”
“是的”